• 歐債問題的起因
台大財金系教授沈中華表示:「歐債問題的直接起因,源自2008年的美國金融海嘯。」
2008年9月15日美國第四大投資銀行~雷曼兄弟根據破產法第11款條例進入破產保護程序,晨間新聞報導美國道瓊工業指數瞬間蒸發七百多點,這是一條超級經濟炸彈的導火線。
次貸危機爆發前,國際金融機構大肆盲目利用「證券化」、「衍生性金融商品」及「貨幣量化寬鬆政策」等高槓桿來追求高收益,全世界都在享受高槓桿所帶來的財富,而忘了「高槓桿」其實是一把「雙刃劍」,現在證實市場泡沫終於破滅。
 
 

  • 美國為何發生次貸風暴
格林斯潘執掌美聯儲時期,連續降息使得借款的成本極低,自然導致大批還款能力有限的人,紛紛貸款。
出於增加銀行業務量的根本要求下,很多經紀商都幫助次級(信用不佳)借款人偽造信用記錄以獲得貸款,在次級貸款大批大量發放的過程中,銀行或貸款公司等金融機構對此防範也是不夠嚴謹。
金融機構再將其打包證券化上市銷售,在理想狀態下,若借款人支付的本息源源不斷,是不會發生意外。雖偶有違約事件,但有抵押物的存在,以及高額利潤,足以抵禦正常範圍的違約現象。
其實就是錢生錢的遊戲,這龐大的金錢遊戲世界,就建立在借款人會遵守支付本息約定的基礎上。
  • 次貸風暴來自房地產泡沫
這個金錢遊戲是一個互相糾纏的擔保鏈條:
證券的價值由借款人定期支付的本息為擔保,本息支付由房屋等實物為擔保,房屋價值由房價必定上漲為擔保,房價必定上漲由經濟增長和通貨膨脹為擔保,經濟增長和通貨膨脹由金融制度本身為擔保,經濟增長和通貨適度膨脹還會保證個人收入的增長,
由以上擔保鍊條保證了借款人遵守合同支付本息,這是一個完美的鏈條,首尾相銜,似乎牢不可破。
但是,人們只意識到它會一榮俱榮,很少會想到它會一損俱損,任何一個環節出問題,這根鏈條就會斷裂。
 

  • 次貸危機實際上就是過度擴張信用的產物
各種信貸大肆擴張,置個人實際承受能力於不顧,它在營造出一種虛幻的美妙前景的同時,也在刺激著貪婪與投機的慾望,在巨額高利的引誘下,投資者當然滿懷激情,不遺餘力,甚至鋌而走險。
在低利的環境下,金融業開始瘋狂追求利潤,甘心冒著泡沫破裂的風險,大量持有次級房貸抵押證券、信用違約交換(CDS)等金融商品,甚至借入資金成本極高的短期債務,來炒作這些商品。
最後,終於在中低收入者「繳不出帳單」時,泡沫破裂,讓金融機構欠下大筆債務甚至倒閉,只能等待政府救援。
  • 出口導向經濟,也是災難間接兇手
經濟體系裡如果都是講求節約生活的人,就不可能繁榮,因為沒人花錢,就不會有人賺得了錢。
近年來,美國、英國、西班牙等國家的花費已超過他們賺取的收入,因此只能舉債以弭平落差。
而以出口導向為主的中國、德國、日本,以及台灣、南韓等國卻恰好相反。
我們依賴其他國家擴增消費來促進經濟成長,外銷產品、賺取外匯後,又用外匯存底買進美國(與其他國家)公債,等於再借錢給這些赤字國消費。
然而這種不均衡的發展不可能長久持續,當赤字國少了房價高漲、紙上財富的支撐後,無力再擴增需求,就爆發家庭與政府的債務危機,而出口國也因此陷入不景氣。
  • 台灣也是造成災難的間接推手
台灣身為以出口為主的國家,一直過度依賴「寅吃卯糧」的赤字國消費,也是造成災難的間接推手。
當這些進口國發生經濟危機將要縮衣節食,償還債務,刪減政府開支,需求降低,台灣的訂單自然減少。
訂單減少又造成台灣經濟景氣下滑
因此,繞了世界一大圈,我們才發現,每天拚外銷訂單的我們,竟也是金融海嘯、歐債危機的間接推手之一。
赤字國的不知節制,加上出口國過度依賴赤字國消費。
結果就是我們也即將承擔歐債危機的部分後果。
 

  • 受到外需減緩民間投資不振
主計總處等單位預測,今(101)年國內投資成長率呈現衰退。其中最主要的民間投資部分,受到外需成長減緩、部分企業產能過剩與獲利不佳影響,加上科技廠商節制擴產的步調,預測第2季負成長約0.6%,今年全年民間投資負成長1.16%。()內數字為年增率;單位:%
 

  • 在「次貸風暴」後一年半「歐債危機」出現了
2009年12月希臘因欠下鉅額公債,導致債信被信評公司降級,不得不向歐盟與國際貨幣基金(IMF)申請紓困,當時大家都以為這只是單一國家的問題,希臘可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(IMF)發布的『已開發國家』,是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(OECD)認可的『高所得會員國』,問題應當不大。
想不到2010年中,同屬先進國家的「愛爾蘭」與「葡萄牙」同樣被降評,2011年義大利與西班牙也出現類似狀況,全球各國這才驚覺,這是一場連鎖危機,原來他們長期以來都是在「借錢度日」!這「歐豬五國」總計欠下驚人的8兆美元以上的債務,相當於全球資金總額的15%,還不出錢代表什麼?全世界的人資產頓時減少15%,這就像台股從七千點一下跌到六千點那麼可怕,當初雷曼兄弟倒閉引發金融海嘯時,其總資產也只有6390億美元,這歐豬五國的債務總額,已達到雷曼的12倍,這些「歐豬國家」的人民一整年所賺的錢,拿來還債都不夠。
真如張忠謀所說:「全球經濟局勢的確不大好,以後也難保不會更壞,但不至於壞到很壞程度,歐債問題總會有辦法解決」嗎?若這次無法解決歐債問題,勢必將再次重創台灣脆弱的經濟。
  • 台灣也難以抵擋這種民主國家的惡性循環
是為了因應海嘯帶來的衝擊,各國政府無不提高紓困金、失業補助,加強政府支出以提振景氣,造成債務飆高,從統計數據也能看到,2009年歐洲各國的政府赤字都比2008年增加了一倍左右,而且,一旦政府祭出寬鬆的財政政策,就很難再回復緊縮,往往讓債務愈欠愈多。
在民主國家的政府都希望討好選民,台灣也不例外,例如台灣也在金融海嘯時發放消費券、增加對失業者的補助金等等,這些都是在跟子孫借錢,而接受補助的部門度過不景氣後,也不見把錢還給政府,好比汽車業去年業績不錯,卻也不用多繳稅,「政府變成送錢,不是借錢給產業度過難關」。
呂前副總統秀蓮指出「總統馬英九執政截至今年4月,累計舉債已達5.5兆元,舉債比率高達37%,直逼政府舉債上限的40%,憂心台灣財政持續惡化,會步上希臘後塵」,諸如「奢侈稅」、「證所稅」、「不動產實價課稅」等等政策,造成社會經濟的喧然大波,台灣似乎也難以抵擋這種民主國家的惡性循環。
 
 
 
  • 歐豬五國內部的問題台灣卻有與之相似之處
子曰:「邦有道,貧且賤焉,恥也;邦無道,富且貴焉,恥也。」;「邦有道,穀;邦無道,穀,恥也」。
希臘人對政府支出的管控荒腔走板,每個人都不惜以公益為代價,追求私利,過去12年內希臘公務員的薪資增加了一倍(還沒算他們所收的賄賂),公務員薪資大約是民間企業的三倍,希臘國營鐵路一年獲利1億歐元,但薪資支出卻高達4億歐元,還要加上3億歐元的其他費用。
最近台灣油電雙漲所引發台電及中油人事成本過高的問題,是不是很像希臘的情形?
希臘教師福利好,平均每個學生聘請的老師人數,是芬蘭的4倍,然而芬蘭是歐洲教育水準最高的國家,希臘卻吊車尾,送小孩去公立學校的家長,還得再請家教,才能確定小孩真的學得到東西。
這也跟台灣「補習風氣」不謀而合,可是台灣大學生競爭力過去二、三十年,卻逐漸落後韓、港、星甚至大陸。
  • 電價將分三階段調漲,第三階段漲價的關鍵取決於台電的經營績效是否改善。根據資料顯示,2007年到2011年,台電每位員工年稅前獲利均為負值。以2011年為例,更由2010年的-82.8萬元,擴大到-191.9萬元。

 

  • 希臘政府不只政府支出浮濫,就連歲收都有問題,全國人民包括議員都習慣性逃稅。
台灣號稱「萬萬稅」,但實際上真正有錢的人卻課不到稅,最窮的上班族課稅是一毛都跑不掉,企業主則是節稅法門一大堆,我朋友是好幾家公司的股東,他每年都退稅好幾萬,更別說那些夜市裡賺大把大把鈔票的攤販,樓房好幾棟,也不必繳稅,甚至還接受政府的貧困補助,媽呀!這是什麼世界。
除了惡棍希臘之外,愛爾蘭、西班牙與葡萄牙主要的問題,是2000年以後,國內資金浮濫因而出現房地產泡沫。泡沫破滅後,貸款買房的人還不出房貸、營建公司向銀行倒債,出現了類似美國次貸風暴、金融海嘯的症狀。
台灣房地產也因超低的寬鬆利率而攀向歷史新高,「民國100年大泡沫」一書作者已預告即將發生的「台灣金融風暴」,引爆點恐怕就跟在歐豬五國之後了。
  • 因免稅所得而需加徵補充性稅捐~企業佔八成
最低稅負制自民國95年起開徵,主要就免稅所得加徵補充性稅捐,至99年合計個人及企業因免稅而需加徵補充性稅捐的稅款達698億元,其中八成來自企業,可悲的是102年預定開徵的證所稅,法人仍維持在最低稅負制中課稅。
 

  • 台灣會不會被邊緣化
且看中、日、韓即將啟動三邊FTA(自由貿易協定)談判,預計今年達成協議,台灣就快被邊緣化了,前經建會主委、台大經濟系教授陳添枝提醒:「如果兩岸ECFA後續協議之開放幅度小於中、韓FTA,其所帶來利益也會被抵消。」政大WTO研究中心主任劉德海語重心長指出,「台灣突圍之道是加速ECFA後續談判,否則一旦中韓FTA完成,ECFA優勢也不再了。」,人家拚經濟,我們拚內耗,難怪有人說:「馬總統的學者治國,比陳前總統的童子軍治國還糟糕」,韓國的CEO治國似乎還不錯。

  • 中日韓年內啟動FTA談判,為東北亞自由貿易區跨出一大步,我國與此三地區的貿易卻呈現衰退,不但合計1-4月出口年增率下滑,4月單月對此三區域的出口也衰退10%以上。


  • 馬英九總統將貿易自由化談判列為第2任期施政重點,但根據國際貨幣基金(IMF)預測,台灣因有兩岸經濟協議(ECFA)合作優勢,經濟成長率在2011年到2013年都優於南韓,但這項優勢,隨著南韓即將與大陸展開FTA談判,已出現變數。


  • 台、韓在陸市占差持續擴大
外貿協會董事長王志剛表示,台韓兩國近年對貨品銷售大陸都很積極,但韓國貨自2005年起在大陸的市占率開始領先台灣,領先幅度逐年擴大,去年領先幅度更首度超過2個百分點,今年元月的領先幅度持續擴大。
 

  • 台貨在美市占 輸韓貨
美國是我第二大出口國、第三大貿易夥伴,但我在美國市場占有率節節敗退,從2005年的2.08%跌至去年的1.87%,也一路低於南韓,去年南韓在美國市占率為2.57%。如今南韓有FTA加持,台、韓在美國市場占有率競賽中,差距可能愈拉愈大。
 
  • 天佑台灣能安然度過歐債危機
子曰:「管仲之氣小哉!」或曰:「管仲儉乎?」…「然則管仲知禮乎?」,孔子雖然批評管仲沒度量、奢侈、不知禮節,但這都不影響管仲的歷史評價與成就,子曰:「桓公九合諸侯,不以兵車,管仲之力也。如其仁!如其仁!」;「民到於今受其賜。」
相較於馬總統的「溫良恭儉讓」,人民更期待有「管仲」之能,而不必在乎領導者是否為「完人」,我祈禱520之後能有真正好的政策,帶領台灣躲過來勢洶洶的「歐債超級風暴」
  • 馬政府任內痛苦指數
失業率與消費者物價上漲率(CPI)合計,即為反映民間的痛苦指數。馬總統第1個任期內,除2009年因CPI出現負成長,痛苦指數控制在較低的數值,另外三年指數都突破5%。第2任期即將開始,如何抑制物價高漲,成為馬政府的當務之急。